1.95刺影传奇
RSS订阅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1.95金牛合击无内功 > 正文

三司互不统属

作者:1.95刺影 来源:http://www.diancaigui.org 日期:2014-10-27 20:58:33 人气:

“阿大,阿二,俺们走!”


杨菁菁自得地笑着说道:“哼!本大小姐的屁股是那么好打的?咱们这下算是扯平了,下次再让俺碰到你,看俺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一股锥心的痛让姜夏大叫一声,他赶快摆脱,掀开衣服一看居然被杨菁菁咬破皮了。


那知此时杨菁菁脸色一边,一把捉住姜夏的手拖过去然后重重地咬在姜夏手臂上。


姜夏无语,这根本就是小孩子嘛,于是伸出右手小指头去和杨菁菁拉钩。


杨菁菁伸出右手小指头道:“那......拉钩。”


“好,骗人的是小狗。”姜夏点点头道。


杨菁菁抬头哭红的双眼,她抽泣着说道:“一言为定,骗人的是小狗儿。”


姜夏蹲下身体在杨菁菁眼前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哥哥错了,改日哥哥请你吃冰糖葫芦当做补偿好不好?”


姜夏彻底无语了,而阿大和阿二也停住了。包括钟彬都有些走神,这是神马情况?咋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可是刚一哭她又想起姜夏所讲的笑话,所以在那里一下“哈哈哈......”一下又“哇哇哇......”


可是这一笑她觉得难看急了,转瞬就又开始哭起来。


溘然间,杨菁菁大笑了两声。


从姜夏开始讲笑话开始,杨菁菁的哭声就开始低了良多,等到他讲完杨菁菁沉默沉静了一下。姜夏顿时有些慌了,岂非这笑话不可笑?


姜夏没有理会杨菁菁的话,自顾自地说道:“从前有一个人骑马车的时候喜欢将衣服反着穿,觉得这样可以挡风。一天他酒后驾马车撞到石头,马车翻了,他一头栽在路旁。两名衙差赶到后,衙差甲说:‘哇,好颜重的车祸。’衙差乙说‘是啊,脑袋都撞到后面去了。’衙差甲伸手去探了探那人的鼻息说‘嗯,还有呼吸,俺们帮他把头转归来吧,兴许还有救。’衙差乙说‘好.....俺说一、二一起使劲,把他的头转归来。’于是一二,使劲!头转归来了!衙差甲摇头说‘可惜了,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俺不要听,俺不要听......”


姜夏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俺给你讲一个笑话,可笑的话你就别哭了。”


姜夏这下可慌了神。早就说过,他碰到女人这样子时战斗力瞬间会变成不足五的渣。


“谁要打你的臭屁......哇哇哇......”杨菁菁一说又想起自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竟然被打了那么多下屁股,于是悲从心来,哭的就更加伤心了。


姜夏顿时慌了,他忍不住劝道:“哎呀,谁叫你一开始那么刁蛮率性的,所以俺才想着教训你一下。你别哭了,大不了俺的屁股让你打几下出出气?”


那个“股”字杨菁菁再也说不出来,于是她又羞又委屈,哭的更加伤心了。


“呜呜......你打俺......你俺的......屁......”


姜夏顿时有些四肢举动无措起来,他摸索着靠近杨菁菁道:“别哭嘛,大不了俺把琴让给你好不好?你不要哭了嘛。”


姜夏这么一劝,杨菁菁哭地更加厉害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姜夏站在原地弱弱地说道:“诶,那啥......别哭啊?”


这一下姜夏可傻眼了,他不怕女人粗鄙,不怕女人刁蛮,就怕女人哭,特别仍是一个年青漂亮的姑娘被自己给打哭了。


啪啪之声时而响起,最后溘然就闻声“啊呜”一声,杨菁菁竟然捂着自己的屁股一下蹲在地上开始嘤嘤哭起来。她越哭越伤心,她哭音也越来越大。


姜夏都怀疑自己心理是不是有什么题目了,这咋越打还越上瘾了呢。店里的伙计和掌柜早已经吓呆了。特别是见到钟彬居然出了亮了刀兵,并且在阿大想要动时,钟彬还抖了抖剑,将阿大的喉咙给割出了一道口子。很显然,如果阿大真的敢有所异动,钟彬绝对敢杀了他。


“啪!”“啪!”“啪!”


“啪!”没留意,姜夏又在杨菁菁的臀部打了一记。


“来呀。”姜夏嘿嘿一笑,再次利用身法躲开杨菁菁全力踢来的那一脚。


如斯露骨的调戏彻底将杨菁菁给点爆了,杨菁菁大吼一声:“王八蛋,俺今天不杀了你俺誓不为人。”


这一打完姜夏顿时感觉手感好极了,他忍不住打趣了一句:“想不到你胸前不长肉,肉都全部长屁股上去了。这算什么?长岔位置了?”


“刁蛮率性,该打。”姜夏笑着说道。


“啪!”溘然姜夏一个回身闪到杨菁菁的身后,然后重重地拍了一下杨菁菁的翘臀。


好在姜夏得到了八步赶蝉步法,凭着这套精妙的步法他在杨菁菁身边躲来闪去,杨菁菁根本就无法遇到姜夏的衣袂半分。


固然杨菁菁随着不少军中高手学过一些拳脚,但论功夫远远还不如崔如霜。不外也恰是如斯所以她对姜夏造不成威胁,所以没有逼的姜夏真气回归丹田。


杨菁菁没有发现阿大和阿二已经被制服,她还在和姜夏缠斗。


阿大低头一看才发现钟彬右手持剑左手拿剑鞘,分别架着自己的脖子和顶住了对房的喉咙。以钟彬的实力,那剑鞘只需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将阿二的喉咙顶断。


阿大和阿二对视一眼后一起向钟彬出手,钟彬锦衣卫第一高手的名头绝非浪得虚名。阿大和阿二刚一出手就感觉自己的手背被抽打了一记,紧接着阿大感觉自己脖子一凉,阿二也感觉到自己喉咙被上面东西给顶住了。


“空论。”钟彬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


阿二低声说道:“阁下莫要太过嚣章,俺们总督府可不惧怕任何人。”


阿大阿二将自家小姐动了手,二话不说就预备加入战团。钟彬整个人一下跃起来,在空中翻转一圈落到地上,正确无误地用身体拦住了阿大和阿二。


姜夏没料到杨菁菁说动手就动手,幸亏这两日他一直在训练《八步赶蝉》的步法,见到这凌厉的一脚踢过来姜夏当即脚底一滑躲开了。


说完,杨菁菁一脚就踢向了姜夏。


杨菁菁哪里受得了如斯调戏,立即就怒吼一声道:“登徒浪子,竟敢调戏本大小姐,找死!”


杨菁菁的胸并不算大,加之她又穿戴一身袄子马面裙,所以看上去那隆起的幅度的确是有点......


说完,姜夏还刻意在杨菁菁的胸前瞟了一眼。


姜夏笑了笑,有了钟彬在一旁他更是不惧,所以下意识的便口化化道:“对啊俺当然是没有气量心胸的,俺也看出来了小姐有气量心胸,真是好大好大的心......胸啊。”


阿大说的还算比较有技巧,杨菁菁脸上那不肯退让半步的神情也微微有些松动。她回头看向姜夏,不忿地说道:“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子抢夺心爱之物,真是一点气量心胸都没有。”


阿大和阿二一起共事多年,战场上一起南征北战早已经培养出相称高的默契。阿二一个眼神过来,阿大当即明白事情不简朴。于是乎他低声对身旁的杨菁菁说道:“小姐,这里是京师,不是咱们陕甘总督府。若是在这里把事情闹大了恐怕回去会被杨大人责罚,您看是不是先忍一忍,晚一点俺让阿二摸清晰那人的住处以后再......”


在大明朝,最特殊的两个部分当之无愧便是锦衣卫和东厂,两者都是直接对皇上负责,有着监察天下百官之权,所以任何官员都可以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他们那一个部分——锦衣卫。


也恰是由于如斯,所以杨菁菁才敢在这京师之中如斯刁蛮率性。但是杨菁菁没有想到,她这刚刚耍千金脾气就踢到了铁板,碰到了一个根本不用买她总督府账的人。


说了如斯一长串,实在简朴解释一下就是总督一职乃是地房上的一把手,属于一行省之主座,当之无愧的封疆大吏。但是他名义上又是属于中心朝廷的高级官员,所以在京师之中也十分有地位。


不外到了明中叶以后,因为边患日剧,沿边缘海战事不断,整修长城,加强海防,以及漕运水利等事务越来越繁多,总督之设越来越常常,大约在成化年间成为定制。为了便于总督统领及监察所辖省,镇的军务民政及漕运河渠事,朝廷往往要给他加兵部尚书或侍郎,兼都察院都御史或副都御史,佥都御史等衔,后来也逐渐成为定制。


好比如“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凤阳等处治理河道”等,一般管辖多,事务重者称“总督”。总督可以在指定的区域内,同一调度指挥当地的军、民、财政各房面的工作,算得上是那指定区域的一把手,不外这个职务初期仅限于个别事务繁剧需要镇抚的地房才会临时加设,事情一旦处理完毕即当即撤回。


三司互不统属,分别向朝廷负责,如斯一来经常因政令出自多门、事权不一而延误军政要务。朝廷为了及时处理地房紧急大事,加强朝廷对各地的控制,往往在三司之上会另派遣朝廷高级官员出任总督,巡抚一职。


总督一职在明朝有些特殊,明太祖同一全国后,为削弱和分割地房权力,废除了行中书省,将原来行省的权力一分为三,由承公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分别负责一省的行政、司法、军事事务,并称三司。


阿大和阿二是杨菁菁给二人取的名字,两人原本的名字并不是叫这个。犹如姜夏所猜想的一样,二人出身行伍,本是总督大人的近卫。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