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刺影传奇
RSS订阅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1.95金牛合击无内功 > 正文

看世人眼神皆是望向自己

作者:1.95刺影 来源:http://www.diancaigui.org 日期:2014-6-9 10:06:28 人气:
    只是他们心情轻松之下,却是没有发现在马车不远处有一人,亦步亦趋的跟跟着马车前行。
    外面的车夫与侍卫,听到自家少爷的声音,也是发出了会心的笑意,行动间仿似也轻快了不少。
    “哼,想让我池家介入你们的争权夺势,怎么也要先帮我池家,除了大敌再说!”想到自得处,池炎烈不禁轻轻哼起了小曲。
    此时他在马车之中,面色上却是露出了他的心中想法主意,只见他满脸嘲笑自得之色,显然对此行满足之极。
    池炎烈满心欢喜的离开酒楼,坐上马车,向自家府邸行去。
    只是,他们之中却是没有犹如任从言一般的智者,能够将此番这针对池家的寻仇之人,与三年前的济阳城之乱联系在一起。
    而其余三家势力少主,回到自家住所之后,也是对于池炎烈所说之事,进行了一番商讨。
    这么一位大佬,切身前往济阳城,这其中没有猫腻,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立即,几人便认定了王墨得到武圣遗宝的讹传是真的,并且对此展开了一系列的商议。
    这下,几人真真是相信了,那少年人手中有宗师遗宝的传说,究竟,那宁元山身为筑基巅峰的强者,就算比起化云阁宗主身死前的修为,也是不逞多让,若是两人交手,说不定,多半仍是任风行落败。
    其他几人也是热切的看向他,任从言这才悠悠道:“呵呵,这人便是碧潮宗大长老宁元山!在那少年失落,卓、池两家搜寻半年无果,这人便带了几名弟子,进入了济阳城,他们固然行踪隐秘,但却是被门中一名探子恰巧看到了!”
    “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说出来吧!”任从山急急道,他固然是武痴不假,但对宗师遗宝的贪欲却是最盛,谁不想进入更高层的境界,多享受百年的寿数呢?
    任从言微微摆手道:“我知道少族长的意思,你可能不知道,那少年在失落半年之后,那济阳城去了一位大人物!”
    任东升仿似发现什么似的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道:“可也不能就此断定那人,一定就是那少年人啊?就算是他,这......”
    那可是宗师遗宝啊,结丹之境的强者所留,有谁不想要呢?
    若真是如斯,那他们将那人拿下,说不定可认为此少去数十年之功,更早的步入筑基之境。
    这话一出,才真正的将其他四人给震在当场,只见四人先是面露恐惧之色,齐齐一愣之后,眼中便露出了浓浓的贪欲。
    任东升见其神色,便知他心中所想,立即压低声音道:“若是加上宗师遗宝呢?”
    若是他知道,此时的王墨满打满算也只有十七岁的话,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只是,那名少年三年前还被两名筑基修士追杀,重伤抛戈弃甲,这才短短几年便有了抵抗筑基修士的修为不成?”任东升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也由不得他不相信,究竟当初他无意中得知此事之时,心下固然感叹那年青人的天赋之高,但也无法相信一名十**岁的年青人,能够在三年后有了对抗筑基修士的实力。
    任从言听了任东升的话语,立即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神色道:“少族长所言不差,我料定那寻仇之人必定是那名少年人!”
    任东升面露了然:“族叔的意思是说,此番池家弟子失落之事,就是那名年青人所为?”
    只听任从言话锋一转:“据说,那少年逃走之后,卓、池两家接连派人追入天荡山搜索,直到半年后才将人撤回,对外还关闭动静称其已经身死,但能够在两名筑基尊者手下逃走之人,会是那么轻易死的吗?”
    任东升四人,听了他此言,面露不解之色,他们其实不明白任从言说出此话是何意。
    任从言听了自己弟弟的话,当下便是被呛的一阵咳嗽,心下连,骂真是够憨的,缓了一会道:“他当然不可能是杀害宗主的凶手,不说他当时被卓、池两家老鬼追杀入天荡山,生死不知,就看他的春秋,就算他从娘胎里练起,恐怕也不可能是宗主的对手!”
    究竟,宗主大人可是筑基巅峰的强者,说是半步结丹也是不为过的,若不是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们此时哪需要来理会池家这样的家族。
    这话说出来,不止他自己不信,就连其他几人也是面露不信之色。
    对此,任从山不解道:“大哥,这也只是凑巧罢了,岂非那小子还能是杀害宗主的凶手不成?”
    说道这里,任从言喝了一口茶水,接着道:“当时恰值宗主他白叟家身死之际,固然宗门大乱,但情报机构却还在我任家手中,当时我收拾整顿信息之时,便发现那件事却是发生在宗主身死之后的一月之内!”
    见他们三人皆是面露迷惑之色,任从言心下暗叹,也只有自己关心这些俗事,才使得修为进度减缓:“不错,这卓、池两家在天武郡做下如斯大事,怎么瞒得过我化云阁?”
    任东升颔首,略作思考:“族叔可是说的那场宗师遗宝之说?”
    果然,这任从言见任东升并没有由于自己说他年青,便发怒,当下面露欣慰之色,暗道任家后继有人,口中却道:“少族长,你可听说过三年前天荡山济阳城之事?”
    任东升对此却是漫不经心,知道任从言还有下文。
    听其所言,任从言立即一声嘲笑:“嘿,少族长,你仍是太年青了!”
    任东升面色骤然一紧,一字一顿道:“族叔,不可能吧?我听池炎烈所说前来寻仇者,不外是一年青人罢了,怎么会是筑基修士?”
    无人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置信之色,面色齐齐一变。
    只听世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筑基尊者?”
    这任从山固然平素有些大大咧咧,但他说完之后,看世人眼神皆是望向自己,略作寻思,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
    听到他所言,几人皆是面露思考之色,只有任从山大咧咧道:“这有什么,天然是不怕那老鬼而已!”
    见屋中四人接连点头,任从言接着道:“可是题目就出在这里,这池家老鬼池英烈可,是筑基初期的强者,那人前来寻仇,必定不会不知道他的存在,但他依然来了,这说明什么?”
    任从言听其所说,立即摇头道:“良策倒是谈不上,从那池炎烈所言,我们便可得知,对方很可能是炼气中层修士,究竟失落的弟子皆是炼气下层修士,还有一名炼气四重修为!”
    任东升见了,立即微微摇头,暗叹一物降一物,对任从言道:“族叔,可是有了良策?”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